披衣下床

2017-10-02 22:54

记者感到好奇,喜鹊能在橘园中觅到什么食?一问邻居才知道,老家的柑橘如今普施农家肥,喜鹊非常喜爱肥料中的有机成分,橘树下的虫草,也是喜鹊最理想的食物。

隐隐约约中,从窗外传来几声脆亮的鸟叫声,声音是那么亲切而熟悉,又是那么陌生而遥远。

吃过早饭,我走出家门,在房前屋后散步,追寻喜鹊的身影。过去的水田现在全变成了橘园,只见三四只喜鹊时而站在橘树枝头鸣叫,时而跃入树下觅食。

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初,喜鹊的叫声消失了。一天,屋旁的幺爷爷从稻田里捡回一只死喜鹊。原来稻田里打了农药,喜鹊吃了田里的作物被毒死了。

我顿时睡意全无,披衣下床,推开窗门。寻声望去,只见一对喜鹊站在百米开外的木梓树上,伴随着鞭炮声,喳喳地叫个不停。

中午时分,喜鹊觅食后回巢,时不时探出头来鸣叫几声,给龙年的新春平添了喜气。

我的老家在秭归县沙镇溪镇梅坪村二组。小时候,老家的喜鹊特别多。有一幅画面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门前高大的木梓树上,有一个硕大的喜鹊窝,清晨,在喜鹊清脆的鸣叫中,我背着书包上学;傍晚,在喜鹊归巢的叫声中,我赶着牛儿回家。

正月初一在老家听到喜鹊叫,心头热流涌动,儿时的快乐时光一时在脑海中跳跃闪现。

自此以后,我每年回老家过春节,再也没听到喜鹊脆亮的叫声了。时至今日,突然听到喜鹊的鸣叫,怎不令我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