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冶情操

2017-12-29 01:50

三峡晚报讯 书柜中装满各类书籍,一脸微笑,写满阳光和乐观,略略腼腆的眼神。谈及古今历史、人物传记,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自由而奔放,这就是秭归小诗人郭启嘉。

于是,郭启嘉开始尝试写歌,希望能冲破现有的模式,拥有自己的风格,创作出像一些经典歌曲一样隽永的词曲。

在亲友及老师的鼓励下,郭启嘉拖着病体笔耕不辍,他的诗作和散文开始在众多报刊上公开发表,渐渐在文学创作上收获成功的喜悦。

今年17岁,正在上高一的郭启嘉为自己定下了目标,考取西安音乐学院作曲系。

“我最新的一本诗集《文字+音乐》,分为3部分,《文字里的艺术》以现代诗歌为主,《中国风的奇妙》以古体诗歌为主,《音乐中的文字》则是我创作的歌词25首。”郭启嘉说,为了理想他会更加努力,但不会因为写诗歌和作曲而分散自己的精力,诗歌和音乐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他会合理安排自己的学习时间。本报秭归驻站记者杨柳 通讯员王爱平 董建华

“因为疾病,我少了玩乐的时间,因为疾病,我多了思考的机会……”小启嘉从孩童一下子成长起来,成熟了许多,他告诉记者是疾病给予了他一个全新的生活。

2008年,为了更好地在北京接受治疗,启嘉休学了。“这张是我刚做完化疗的样子,这张我有点忧郁,坐在轮椅上……”细数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他仿佛又回到那段痛并快乐的时光。

诗集《初秋的遐想》共有诗作86首,收录古体诗51首,现代诗28首,散文诗4首,诗风清新沉郁,文笔酣畅练达。由郭启嘉的祖父郭鸿久作《序》。郭老在《序》中勉励孙子:“田野秧苗盼甘露,今朝少年欲何求?不登高山誓难休!”

2010年5月,在秭归举办的第一届海峡两岸端午诗会上,在秭归文坛已崭露头角的郭启嘉邂逅了来自台湾的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并有幸与其同台吟诵诗作。“写诗进可以成家立业,退可以自娱自乐,你如果能坚持三到五年,便能形成自己的风格。”余老在翻阅完启嘉的诗集后,被郭诗作的灵性和他那份对文学的执着所感动,如此勉励启嘉。之后,余老更是将启嘉的诗作带回台北修改。

几经考虑,最终郭启嘉在北京丰台区307军区医院做了微创手术,“虽然不需要截肢,但行走还是比较困难,不过,等到条件成熟,我将换一个人造关节就好了。”

小启嘉让记者欣赏了一组照片。打开qq空间,一张张照片跃然而出,记录着小启嘉治疗、成长和书写诗歌的点点滴滴。

这轻轻的一句话,为启嘉开启了一扇门,一扇通往理想的希望之门。

直到疼痛加剧,一家人才开始警觉。爸爸带着启嘉到宜昌市的医院检查,在做完核磁共振后,医生怀疑是“骨肉瘤”,这无疑是晴天霹雳。为了确诊,医院把拍的片子紧急送到了北京、广州等专家手中,直到在北京积水潭医院住院检查2周后,被医学专家确诊为晚期“骨肉瘤”(俗称骨癌),并建议截肢治疗。

2011年6月,在第二届海峡两岸端午诗会上,郭启嘉再次与郑愁予、萧萧等中国当代诗坛名家同台吟诵。在诗会现场,台湾著名诗人郑愁予品读郭启嘉的诗作后,被眼前这位身患骨癌却自强不息、笔耕不辍、心态阳光的屈乡少年赞扬不已,并主动与之交流心得,鼓励他要秉承伟大爱国诗人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求索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斗志,顽强地与病魔抗争,力争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同样,郭启嘉也会遇到同龄人遇到的青春期问题——早恋。他说早恋是人生最美好的记忆,但不要浪费这段宝贵的时光,更要成为互相进步的动力。“父母很开明,让我知道了很多,我依然和她是很要好的朋友,也是人生中的知己,互相勉励和学习。”

在学习诗歌的同时,郭启嘉发现,诗歌与音乐如此相通。2011年的端午节,郭启嘉开始学习钢琴,并开始自己谱曲,自己创作。

若不是电脑桌旁放着的双拐,丝毫看不出他还是一名患者。事实上,郭启嘉患有骨癌,已与病魔顽强抗争了4年。

郭启嘉自幼聪慧,兴趣广泛,特别喜爱阅读。郭启嘉从三四岁就开始看书,在爷爷的耳濡目染之下,小启嘉开始涉猎文史类书籍,最开始尤其喜欢战争史类的书籍。

因为自幼善诗词书画,精通音律,良好的基础让启嘉在诗歌的道路上可以健步行走。从模仿到自我探索,他强忍病痛的折磨,写下了一首首饱含激情的诗歌。2011年12月23日,郭启嘉喜出个人诗集《初秋的遐想》。

郭启嘉说,诗歌和音乐都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他会把它们永远带着前行,希望将来可以做个音乐制作人,将更多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音乐的流行元素完美融合,让古韵奏出新律。

2007年11月份,正在上学的郭启嘉左小腿骨开始不定时疼痛。有一天,他正在走路时,突然小腿一痛,他感觉没什么就继续前行,然而一旁的同学却发现了异常。“你怎么一走一拐的?”那时,郭启嘉还在学习跆拳道,以为是肌肉扭伤的毛病。

一天,启嘉从同病房病友床上发现了90后作家吴子尤的自传《谁的青春有我狂》,同样是90后,同样是身患重病,子尤的乐观和自信深深地感染着启嘉,爸爸发现了,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差不多的情况,别人能写,你也可以写的。”